赣男有福(老婆外母妈妈多性福)

    时间:2018-01-13 我叫做福福,我在平安夜的一个派对里认识了君姐,当年我还是处男,记得君姐跟我说第一句话.
    君姐对我说:[小弟弟!赏面跳舞吗?]
    之后我就跟随君姐踏进舞池,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与异性跳舞,其实我不懂跳舞,全没有节奏感的我,狂踩踏君姐的脚趾,君姐并没有发恶,还以大姐姐的身份循循善诱,可是笨手笨脚的我,左踝踏右脚,马失前蹄快要倒下来的时候,高头大马又敏捷的君姐迅速拉我起来,还将我的脸紧紧抱入怀里,我轻轻抬头向上望,呵呵!君姐头上出现了彩虹光环,是天上派来保护我的天使呀!
    君姐对我说:[小弟弟!不用怕!有我来扶持你!]
    君姐当正我是频危绝种的受保护动物来看待.我便闭上眼睛枕在她的软绵绵胸脯上,跟她跳原地踏步舞,动也不动,直至音乐停止.
    君姐说:[嘻嘻!小弟弟!姐姐带你去一处..好玩的地方!跟我来吧!]
    我知道天使姐姐是不会骗我的,那里一定是好玩的地方.我没有再追问就跟着君姐去了,君姐究竟想带我那里去呢!
    来到卫生间门口,君姐左顾右盼转身就拉我进去女卫生间其中一个厕格,把门关上,又将我的裤子脱下,然后要我坐在马桶上,她又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来,跨坐在我膝盖上,又掏出大乳房,送到我嘴边.
    我对君姐说:[不!]
    我是在电视宣传片中学晓,要懂得对陌生人说”不”.
    君姐说:[嘻嘻!小弟弟!味道好好!试试啦!姐姐不会骗你的.]
    我见到天使姐姐变身成为黑衣巫婆.在我张开口再想说”不”的时候,君姐的乳头已经塞入我口里,我触电般打震,手脚抽搐,阳具即时竖起来,再来一口,阳具都变硬了,君姐扼住一对大乳房让我吮完右又吮左,好味道呀!我的手自动自觉扼住君姐的乳房,继续猛吮.
    君姐说:[嘻嘻!小弟弟!姐姐没有骗你!你搓揉一下,软绵绵好爽的!]
    我便尝试搓揉君姐的大乳房,是真的好玩啊!君姐没有骗我,爽爽!黑衣巫婆渐渐退色变回天使姐姐了.
    当我正在陶醉于品嚐君姐的大乳房的时候,有湿润的东西轻擦我的龟头,君姐又伸手搓揉我的阳具,跟着…跟着…
    君姐就叫起来:[喔!…………]
    君姐喔了之后,我的阳茎就不见了,因为被君姐吞了入小穴里.她就开始移动身体,我在追蹤奶头,她晃动得太厉害了,我感觉阳茎又出又入君姐的小穴,我当然知道我们是在做爱啦!因为我曾经偷看过AV呀!我虽然是处男,但是我没有害怕,因为跟天使姐姐做爱,我觉得好有安全感呀!
    君姐继续叫:[喔!喔!喔!…………]
    君姐不停在喔喔喔….似乎好享受啊!的确是非常瘾!在卫生间做爱又紧张又刺激.君姐叫我搓揉叫我吮,我唯命是从努力努力搾!搾!搾!努力努力吮!吮!吮!可是没有奶水出来的.却味道都不错,可能君姐尚未洗澡,所以有少少鹹味.
    君姐的动作越来越快,继续叫”喔!喔!”
    我抓着君姐的软绵绵乳房在搓揉,吮奶奶好像我在儿时,妈妈给我哺乳一样,多温馨多温饱.
    突然我感觉极度兴奋,情不自禁叫出来:[呀!…]
    原来我已经射出精液来,突然涌出不明的罪恶感来,自责做错了事,万一!万一!天使姐姐有了我骨肉怎么办?今次一定给妈妈责骂,一定给爸爸打死我了,天父都来找我算帐.想到如此我的眼泪就自己涌出来,忧心忡忡,低泣轻叹!
    君姐轻佻地说:[嘻嘻!小弟弟!不用担心!姐姐会负责任的.来开心笑笑吧!不要…再苦口苦睑哪!.]
    可是我仍是很忧心,鸣……
    君姐说:[不要哭!你已经是个男人来的!要坚强呀!]
    鸣………是不是做了男人……就要做爸爸…….呀!…….
    之后果然我真是一击即中,君姐真的怀孕了,怎么办?呜…我现在才是高中生,没有养家能力,又如何向爸妈交待呢?,但是君姐拍着大胸脯话天掉下来由她来撑起,她一定会负责任到底,叫我放心啊!我在想君姐是上天派来的天使,不会来伤害我的,可是如果是巫婆假扮的话,我…如何是好呢?
    数月后….
    怀着三个月身孕的君姐来到我家里说亲.妈妈将我锁入房间,不准我见君姐,我在房间隐约听到.
    君姐说:[老爷.奶奶.我已经有了你儿子的BB,我会好好照顾他,保证他可以读完大学….学费不是问题,我是一间药厂的老闆,生活无休,放心将儿子交托给我啦!我会照顾他一生一世.]
    君姐为我许下如此诺言,真是令人感动,我撞开房门,飞扑向君姐,搂抱着君姐,又再次将头枕在她的乳房上.
    君姐对我说:[福福!你愿意吗!]
    我娇俏地叫嚷:[我愿意!我愿意!]
    君姐又说:[老爷.奶奶.你看看你的儿子,跟我情投意合,你们可以放心啦!]
    我和君姐都用诚恳的眼神来打动了在苦笑的爸妈.
    我就是这样跟君姐结了婚,虽然君姐比我大了十八年,所谓缘定三生,我们是天作之合,一定可以白头到老的.
    我就这样搬了去君姐的家里住,君姐家里只有妈妈,即是我的岳母大人啦!岳母对我非常疼爱,时时给我零用钱,因为有我…她的家族才有人继后,君如姐事业心重,为了打理家族药厂,没空去找男朋友,现在有了我帮她打种,就永无忧啦!其实君姐都相当辛苦,大肚婆又要上班,又要应酬,但是我又帮不到,而且我还要每天都上学去.
    有一个晚上,我不知为何我的阳具竖起来硬硬的,整晚辗转反侧没法入睡,弄醒了睡在身旁的君姐.
    君姐眼睡濛濛对我说:[福福!不要转来转去!我明天还要上班,快睡吧!]
    我对君姐说:[我的阳具不肯睡觉呀!]
    君姐说:[让我摸摸究竟什么状况?]
    成熟的君姐,一摸之后就知道我在发姣想插插,可是大肚婆却对性事没有兴趣,加上君姐虽然不算是高龄产妇,但仍存在不少风险,怕我年少无知乱来乱插动了胎儿,但又深知血气方刚的我极度需要,怕我受不了弄坏身体,真体贴的君姐啊!比我的妈妈还要疼我.
    君姐就趴起来替我含吹舔吮,解决我的性需要.
    啊呀!………..真舒服!吮得我心花怒放!君姐你真是温柔呀!
    啊呀!…….继续!爽!…….
    娶个年长的老婆真是好,技术一流!真舒服!爽呀!…….
    呀!…呀!啊呀!…….快要射啦!继续!…多温柔呀!
    突然君姐用力拍打我的大腿,痛得我阳具都缩了.
    我大叫:[哎呀!好痛呀!]
    君姐发怒大骂:[玩玩玩!这么久还未射!我倦死了,不要再烦我呀.]
    君姐就躺下来背着我就睡觉去.
    我大叫:[哎呀!我要呀!差点就射啦!]
    可是君姐没有再理睬我,我忍不住了,慾火焚身的我趴上她身上準备强行而来,可是高头大马的君姐大脚一伸,将我伸落床下.
    我坐在地上哭叫:[哎呀!…我要呀!…..君姐..鸣…你不再疼爱我.]
    无论我如何撒娇,可是君姐仍旧不理睬我,此时岳母推门走进来.
    岳母来到我身边,拉着没有穿裤的我回去她的房间.
    岳母说:[福福!你这样做就不对啦!你要多些温柔,多些前奏,弄得君姐舒服,她才会跟你做爱呀!]
    我抓头抓脑:[如何多些温柔,多些前奏,弄得舒服呀!]
    岳母说:[啊!你现在就将我当成君姐,让我来教授你啦!]
    乖孩子的我按照岳母的意思将她当成君姐,岳母躺在床上,我便跳上床快快将她的裤了扯掉.
    岳母叫嚷:[错错错!错呀!你这样心急,我都会一脚伸你下床啦!你听我的指示去做吧!]
    我便乖乖听岳母的指挥去做,原来插插之前,首先要吻吻嘴唇,亲亲颈,用舌头舔舔耳珠,再来接吻.
    喔!我发觉岳母的舌头钻了入我的嘴里挖来挖去,我便用舌头来抵挡,全力反攻冲入敌方防线,反挖反挖!爽呀!岳母跟着要我替她脱去衣服,原来岳母的乳房好大呀!这个我晓得,搓揉搓揉搓搓揉!吮奶我最棒!无得顶!
    岳母开始呻吟起来:[喔!好!非常好!舒服呀!]
    原来吮奶奶是我最棒,岳母都来讚颂我.爽呀!虽然岳母的乳房比较软弱,没有弹力又下垂,但都很有趣,会走来又溜走去的!好瘾!
    岳母继续呻吟叫嚷:[喔!…..]
    岳母张开两脚,要我用中指来挖小穴,粗鲁的我,二话不说,中指就直插入去.
    哇!错错错!我又错了!原来要轻轻来慢慢滑入去,再用口吸,再用舌头挑小穴里面的阴蒂啊!我挑一下,岳母就喔一句.我加快连环挑十下,果然喔了十次呀!
    我来打节拍!来首”老鼠爱大米”都不错!,呵呵!岳母果然喔了几句”老鼠爱大米”.
    我对岳母说:[“老鼠爱大米”整首歌都”喔”完了,为何前奏多沈长,可以开始插插吗?继续如此下去,我会闷死了呀!]
    岳母还是不肯让我来插插,要我让她吮吮阳具.岳母会不会吮完阳具之后,像君姐一样伸脚我下床呀!
    爽!岳母果然经验丰富,吮得跨啦啦!幸好岳母没有伸脚将我踢下床,还跨在我上面,我的阳具终于可以插插啦!我扼住岳母胸前的水袋,摇来又摇去,不知道君姐年老了之后,她的乳房会不会跟岳母的一样,垂下来哩!
    我的阳具慢慢滑入岳母的小穴.
    岳母呻吟起来:[喔!…..劲呀!]
    岳母虽然年龄比我的妈妈还要大得多,但体能很好,看着瞇眼的岳母,越来越疯狂了,又大叫又大笑,岳母跟我一样性饥饿啊?她一定是很久没有做爱了.其实岳母早就应该来跟我做爱啦!太客气了没当我是一家人,ok!ok!有错就要改,以后想做就来找我吧!
    爽爽!岳母不停摆动她的豪华臀,我的阳具就出出又入入,兴奋起来!我都要呻吟!叫”呵呵!”…
    岳母躺下来说:[福福!你”呵呵”得多性感啊!你懂得引体上升吗?]
    我便用手支撑着身体,岳母将我的阳具对着她的小穴,引体上升,抽插再抽插,这是我第一次用这个体位,因为每次做爱都是在君姐下面.现在我用这样体位来做,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个男人来的,可以当家作主,用力插入去又得,轻轻来插又得,得得得!
    爽呀!我又可以拚命插到最深,又可以轻嚐浅味,我真是男人呀!
    岳母在呻吟:[喔!…福福….劲呀!]
    我加快,再快,劲快,飞快,超音速,插呀!……………..
    岳母继续在呻吟:[喔!…..呀!]
    再来…….插呀!……………..
    我插到岳母大叫救命呀!门突然打开,君姐来到探头看看,并没有说话,可能是岳母叫救命弄醒了君姐,我呆呆看着君姐.我怕君姐会责怪我跟岳母来做爱.
    岳母叫嚷:[不要理会君姐..快来!不要停呀!你尚未学晓!继续啦!]
    岳母挥手示意君姐回去,君姐便转身离开,我才鬆了一口气,幸好有皇亚妈顶着,我可以继续做爱啦!
    原来我还未学晓!继续要跟岳母学习如何做爱.努力努力插呀!…………
    岳母在呻吟疯叫:[喔!…..呀!!对啦!继续!加把劲!……..喔!……]
    岳母瞇了眼睛又皱起眉头在叫床..震荡房间.
    突然我感觉极度兴奋,情不自禁叫出来:[呀!…射射呀………..]
    我就这样内射给岳母了.我笑呵呵望着岳母.
    岳母摇头说:[福福!你的表现太差了!明天你要再来做功课呀!]
    啊!知道!下次我会努力做得更好呀!
    数月后..君姐为我生了一个女婴,取名为茵儿.我做了爸爸啦!可是人生不如意的事,实在天意弄人,在我女儿满月的一天,爸爸因工业意外去世了.
    君姐抱着我的头让我枕在她的胸脯来痛哭,我的眼泪鼻液弄湿了君姐的衣服,呜……..君姐不停安慰我,可是人不伤心就不流泪.
    呀!爸呀!……..呜…..
    君姐说:[福福!不要再哭了,你是个男人来的,你的妈妈还需要你来照顾.]
    我听完君姐说话之后,哭泣得更厉害,我何得何能可以照顾到妈妈,我只是一个学生哥.呜………….
    君姐说:[福福!你忘了还有我吗?请奶奶搬来跟我们一起住吧!我会照顾她终老,你的爸爸还未分期供款的楼宇让我来付吧!放心啦!
    天掉下来还有我来撑起.福福!你只管专心读书就可以了,其他事由我负责,我会办好老爷的丧事,一定不会失礼.]
    君姐的确有真本事,我没有娶错老婆,妈妈和我的生活以后就依靠君姐了.
    君姐又说:[福福!我要你一世都幸福快乐.]
    我枕在君姐的胸脯继续享受君姐给我的爱.
    之后妈妈就搬来跟我们一起住,可是妈妈终日郁郁寡欢,没法忘怀与爸爸一起走过的日子,看见妈妈日渐消瘦,总是锁着眉头的样子.
    呜……我真是太容易哭了.呜……妈妈呀!
    妈妈说:[福福!不要再哭!妈妈现在都不再哭了!放心吧!]
    妈呀!….我的头枕在妈妈的胸部继续哭过不停.
    妈妈又说:[福福!你已经做爸爸了,不要再像小孩这么容易哭出来了.知道吗?]
    我抹着眼泪问妈妈,我都不懂如如何做爸爸!
    妈妈又说:[福福!你将你的爱给你的老婆和女儿,再加上将爱给你的妈妈,即是我啦!让你的孩子学习一个好榜样,这就是一个好爸爸啦!]
    啊!我便吻吻妈妈的脸,来表示我对妈妈的爱,妈妈回吻我的脸,我又吻妈妈的颈,妈妈又回吻我额头,我又吻吻舔舔妈妈的耳珠,妈妈喔了一声!为了证明我爱妈妈,我又再吻妈妈的嘴,又将舌头钻了入妈妈的嘴里挖来挖去.妈妈没有来跟我打舌战,只有我的舌头来撩她的舌头,妈妈慢慢闭上了眼睛,呀!妈妈终于被我的爱感动了,不再皱起眉头,嘴角渐见笑容,看来妈妈喜欢我的舌头来探访.我便继续撩起妈妈的舌头,妈妈的舌头开始有反应,我都是让让妈妈吧!故意败阵.
    慢慢退回防线,妈妈竟然成势追击,直捣我的嘴里,我无路可退,唯有短兵相接,缠斗一番,可是妈妈技术超群,我一败涂地,于是我使出必杀技俩,双手齐出静静渗入妈妈的衣服里,进行突击行动,抓着妈妈的乳房猛搓,哈哈!突击成功,妈妈即时”啊呀!”一声,看準时机我将妈妈压倒床上,全力反击的我将舌头直插入妈妈的嘴里,又跟妈妈进行水战,用我的大量涎液侵佔妈妈的城池,节节败退的妈妈不知何时生擒了我的主帅阳具,又将我的阳具掳入嘴里,含着不肯放,还用舌头来拷问,主帅阳具没法逃脱,唯有转战妈妈的乳房,继续搓揉和抓抓,突然想起,擒贼先捣穴,派出手指兵兵来捣穴.
    哗哗!原来妈妈的巢穴早已湿透了,中指先锋轻易深入敌方阵营,一击即中,妈妈叫起来”呀!”
    我的主帅阳具乘机逃跑,重整旗鼓后,再带令大军深入妈妈的巢穴,进行强攻,主帅阳具抽出插入冲击妈妈的巢穴.
    妈妈大叫起来”呀!”以振军心来抵挡我的抽插,可是我军无坚不吹,抽插令妈妈疯狂叫喊求和,但是我军气势凌人,决不言和,继续抽插.
    妈妈兵败如山倒,任由我抽插,还唱起呻吟之歌来迎接主帅阳具.
    妈妈叫喊着:[呀!…….我要呀!爸爸!我要呀!]
    妈妈当了我是爸爸,没关係反正我是茵儿的爸爸,都是爸爸来的.就让茵儿的爸爸来代替我的爸爸,来将爱给妈妈,我知道爱是要做的(做爱),一家人呀!
    妈妈要我让她来玩玩,我便躺下来,让妈妈坐在我上面,时常给女人骑着的我,早已习惯了,其实由她们来服侍都相当不错呀!我看着笑淫淫的妈妈,我就安心了,不用再担心妈妈.
    妈妈叫喊着:[呀!…….舒服呀!福福!..吻吮我的乳房呀!]
    吮奶我最棒,搓揉再搓揉,奶奶真美味.
    妈妈叫喊着:[呀!..福福!…乖乖食饱饱呀!]
    吮得啐啐啐!………
    我在妈妈耳边说:[妈妈!你喜欢跟福福做爱吗!]
    妈妈叫喊着:[呀!..福福!…喜欢!….我要呀!]
    其实妈妈跟君姐年纪差不多,看起来妈妈多喜欢做爱.跟妈妈做爱多好可以慢慢来干,而君姐每次都要我快快射完吧了!
    妈妈疯狂叫喊着:[呀!..福福!我要呀!]
    妈妈就像打桩一样,碰碰碰!妈妈开心就好了.我要令妈妈更加开心快乐.努力努力!吮奶我最棒!
    妈妈疯狂叫喊着:[呀!..福福!吮得好舒服呀!]
    妈妈不停摆动她,让我的阳具出出入入她的小穴,兴奋起来!我就要叫”呵呵!”…
    妈妈叫”喔喔”!我在叫”呵呵”!妈妈的动作越来越快.亦都跟我来斗一番,看看谁的响亮,喔!呵!喔!呵!
    经过岳母的训练,我的技术也进步了,我主动要妈妈伏下来,让我福福来推车,我扼着妈妈的腰臀,将阳具插入妈妈的小穴,推插推插推推插,真好玩呀!
    妈妈叫喊着:[呀!福福!你真本事呀!..继续!]
    妈妈从来都没有称讚我,真开心!妈妈称讚我呀!我加快速度,棒我最棒!插插我最棒!妈妈也向后推,令我的阴茎完全插入深处.
    妈妈呻吟地叫:[呀!….]
    我将妈妈反过来,又主动将阴茎插入妈妈两脚中间,继续抽插.
    妈妈呻吟地叫:[呀!….]
    我叫嚷:[妈妈!我要做爸爸!让我来代替爸爸!呵呵…….]
    呵呵……拚命插……..
    突然我感觉极度兴奋,情不自禁叫出来:[呀!…我要射呀………..]
    妈妈…我射了入你的小穴,我会不会做了弟弟的爸爸呀?
    气喘如牛的妈妈笑淫淫说:[福福!妈妈今日安全期,不用担心.]
    自此之后,妈妈的心情就好了,不再悲伤,我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了.
    今日是星期天,是福福的家庭日,我们在家中玩麻将,不过我完全不懂,只有妈妈.岳母和君姐玩三人麻将,谁糊了就可以让我的阳具插插,上庄由岳母糊了,所以我坐在岳母下面,将阳具插入她的小穴,我在搓揉她的乳房,岳母就边玩麻将边插插,喔!…
    君姐说:[老妈!不要挂着喔喔叫.忘记出牌啦!你..快出牌呀!慢吞吞!]
    岳母说:[喔!…不要追着我出牌啦!…玩了四圈我都没有得糊!头一次糊牌就让我插多两下啦..福福!搓得我好舒服呀!]
    妈妈说:[嘻嘻!讲到玩麻将,你俩母女那是我对手来的,这局多数都是由我来糊了,小心呀!混一色!]
    君姐说:[奶奶!不是次次都由你糊的!哈哈…我收起这张”九条”,看你如何糊牌.]
    妈妈即时面有难色:[你不打出来,我自己会摸回来.]
    岳母说:[喔!…爽!]
    所为婆媳相争,岳母得利,结果流局.
    岳母说:[喔!…爽!….流局可以继续来!福福!用力呀!]
    君姐伸手来抓抓岳母的乳房说:[老妈!你呀!要多谢我呀!如果不是我,那有流局让你可以继续插插.]
    岳母说:[喔!…爽!….抓抓….爽…]
    妈妈也伸手来抓抓岳母的乳房说:[亲家!有多爽呀!]
    岳母叫嚷:[喔!…继续….爽呀!]
    君姐和妈妈各抓住岳母的一边乳房吮吮!我扼着岳母的腰,推她上上落落.君姐和妈妈都是公道的人,眼见岳母玩了四圈都没有得糊,只可以看着我插完妈妈又插君姐,没机会来插插,所以就过来帮忙让岳母享受一下.
    岳母呻吟叫嚷:[喔!…]
    岳母被我们侍候一番,不停叫”喔喔”.
    岳母已经无力再晃动身体了,她们三个就伏在麻将桌上,一字排开,我便起来将阳具从后插入君姐的小穴,我抽抽插插.
    君姐呻吟叫嚷:[喔!…爽!]
    妈妈叫嚷:[福福!我要!]
    来!我便将阳具从后插入妈妈的小穴,推推插插.
    妈妈呻吟叫嚷:[喔!…爽!]
    岳母叫嚷:[福福!我又要呀!]
    君姐叫嚷:[福福!插我!]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色图人体艺术_香港色情电影_亚洲色图 亚洲色图_在线黄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