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的黑色群交

    时间:2018-05-13 我叫乐仔,22岁。我的妈妈叫淩莎莉,是个过气艳星,说穿了就是脱光光的脱星,80年代后期生下我就退休了,之后我到十岁,就离婚了,之后我们一起生活。妈妈今年都45岁了,但还是美丽如昔,她身高虽只有4尺10吋,但三围是32C,22,34,娇小玲珑,身材诱人,而且长得一幅娃娃脸,如果你看到她,你一定会以为她只有十三岁。
    而她的个子虽小,身材却非常性感,就像是服装杂誌封面女郎的缩小版,她有一头长髮,又圆又紧的臀部,适中的胸部,鲜粉红色而且几乎美得发亮的乳头,当然她的腰也非常地细,她的体重只有86磅,你就知道她看起来多娇小,但是又多迷人了。
    我由10多岁开始就把妈妈当成是性幻想的对像,为妈妈而打飞机无数次,我很想可以把这性感妈妈搅上手,妈妈也慢慢知道我的想法,妈妈没怪责我,也没让我成事,只是任由我偷看她,有时什至可以抚摸妈妈的身体。
    虽然她的个子小,但是她的脾气却很容易冲动,而这一次,也就是因为她的脾气,改变了我们的一生。
    事情是发生在星期五,我们记划了两个星期,要好好渡过那个週末,莎莉开车去买东西,当她要回家的时候,她抄近路开进一条巷子里,但是对面又有一辆卡车开过来,所以她开不过去,不消说,莎莉气得要命,而且那个卡车司机一幅鸟样,更让她气得要死,所以她对那个司机大声叫骂,最后惹火了那个司机,他下了车。
    那司机是一个非常高大的黑人,而且莎莉发现卡车上还有其他人,但是她在气头上,也管不了那么多,那个司机走向莎莉,而莎莉还是咒骂个不停。
    那司机走到莎莉车前,叫莎莉闭嘴,还说她年纪这么小,不应该开车,一定是无照驾驶,而且如果莎莉再骂的话,他就会用他的大宾周插到莎莉的屁股里。
    而莎莉也不甘示弱,她告诉那个司机,虽然自己个子娇小,但是他的宾周可能还太小了,插进来一点感觉也没有!
    这句话一说完,那司机显然气得要命,他快步往莎莉的车门接近,而卡车上的其他人也开始下车。
    莎莉看苗头不对,她立刻打下倒档,加足油门离开现场,而她也看到那些黑人上了卡车在后面追她,她一直开了几条街,直到她跟在一辆警车后面,那部卡车才消失。
    她回家之后打电话给我,告诉了我这件事,我早就一直告诉她要控制她的脾气,如果她早听我的,今天就不会惹这种麻烦。但是她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而且万一那些黑人抓到她,不知道会怎样对付她,她想到这里就觉得很好玩。
    我告诉她,我可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玩的,我不想她发生什么事情,我要她锁好门,等我回家后再说。
   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们22岁生日,而妈妈也準备送我一份大礼,而且也是一个大惊喜。莎莉开始调整她的体质準备受孕,而且在我面前服用摧排卵药(也就是多仔丸)三个月了,每天都在量她的基础体温。
    她两週前才告诉我,她的基础体温告诉她,这个週末是她受孕的最好日子,如果被精液射入子宫的话,她一定会怀孕,所以就在週末和我庆祝生日。她说她一想到这个週末就兴奋得要命,她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;而我也是,因为我想妈妈莎莉可能会让我干她,而且会直接让我把精液射入她的子宫,怀上我的孽种。
    我是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的,莎莉已经一丝不挂两腿张开地躺在床上,用一根黑色的假阳具自慰,她说她好饑渴,她一定要发洩一下,否则会发疯的。
    我脱下我的衣服告诉她,有真的东西在这里,她用不着那个假的东西。
    我的宾周已经硬得可以随时準备上场了,但是妈妈说她还不能让我上,因为时间还没到,一直要等到十点才行,因为那个时候才是最佳的受孕时间,要我好好地等待今晚的惊喜。她要我把我刚租的A片拿出来放,然后坐在床边,一边看她自慰,一边看日本AV,好让我们两人持续兴奋。
    我照她的话做,这个情形真是太刺激了,我的宾周硬得不得了,好几次我差点要射精,但是她不断地提醒我不可以射精,否则她会发脾气的。她还一再向我保证,只要时间一到,射在她体内三次的话,那受孕率就是百分之百;而且她还说,我看着她自慰也让她兴奋得要命,而且那根假阳具是黑色的,她说这样好像是我看着一个黑人在和她性交。
    事实上,看我妈妈看别人性交一直是我的梦想,不过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,因为我怕她生气,也许她知道我的心意吧。我要看她和别人造爱,说只有妈妈从前的电影了。
   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,我看着我妈妈用黑色的假阳具干她自己,高潮一个接一个接踵而来。而她看着A片中的女主角让别人干着她的阴道、嘴和肛门,片子中的男人不断射精在女主角的身上。
    其中一个情节是成熟太太被四个黑人轮姦,而她的儿子在一旁看着那四个黑人如何利用他的妈妈,一个人干她的阴道、另一个插进她嘴里、第三个搞她的肛门,最后一个男人则是把他的宾周抵在女主角的脸上打飞机。
    当我的妈妈看到这一段情节时,她开始加速假阳具的抽送速度,而且插得很深,高潮更激烈了。当一个高潮结束后,她说,如果今天卡车上的黑人抓到她的话,他们很可能也会这样对她。
    我告诉她,她说的可能是对的。她听到这里抽送得更激烈了,而且马上又是一个高潮,我知道她一定在幻想卡车上的那群人正和她性交。接着她又说了一些话,我打死也不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那娇小的妈妈口中。
    她说那些黑人的宾周一定比她现在用的按摩棒还要大、还要舒服。
    我开玩笑地说,也许下一次她不要跑得那么快,那就可以嚐到滋味了。
    她也说,她下次或许不会再逃走了。她又问我,如果她和那些人做些什么事情,我会生气吗?
    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?我该告诉她事实吗?我该告诉她,我也一直幻想她和其他人性交吗?或者我得告诉她,如果她和别人性交我会生气吗?
    当时我兴奋得昏了头,所以我决定告诉她事实,然后看她的反应。
    那时她还一直边用人工阴茎自慰,一边看着电视上的女主角被那四个黑人轮姦,听那女主角的儿子鼓励那些黑人把精液射进他妈妈体内。
    我开始告诉她事实,我告诉她,我知道她和老爸结婚后就没试过其他男人的阴茎,如果只和的乱伦也不会够,而且妈妈又曾是脱星,如果我不準她和别人上床的话,这对她很不公平。我告诉她,我真的希望她可以和别的男人性交。
    我甚至告诉她,如果有人把精液射进她体内,我会很乐意看到,而且不管她和多少人性交、性交的次数多频繁、用什么方式性交,我都不会生气。我说我认为这样会对我们的性生活有帮助。
    我还告诉她,我常常在幻想其他人把他们的大阳具插进她娇小的胴体内,当我想到他们把精液射进去的时候,更是让我快乐。
    听我说完后,她开始告诉我,她其实自离婚一直都想和别人性交,舔一舔别人的宾周,但是她一直不敢告诉我,怕我不高兴。她还说,她有多希望感觉他们的精液射进体内的感受,而且她更想试试被轮姦或者被不停地被强暴的滋味,如果轮姦她的是黑人,那感觉一定会更棒;而且,如果我能在一旁看她如何被别人蹂躏,那是她最大的心愿,她说那也是她为什么使用黑色按摩棒的原因。
    我告诉她,我也很喜欢看到她被黑人折磨。经过我在一旁鼓励她的言语刺激下,她的高潮越来越强烈。最后我告诉她,如果她真的爱我的话,我会让黑人来和她性交,甚至强姦轮姦。
    她听到这里,她的高潮到达顶点,她不停地颤抖而且大声呻吟,我从来没看见过妈妈这么激烈的高潮,就是理电影里也没有。她一边高潮,一边大声叫着,她多想被黑人的大宾周强姦,让他们射精在体内,而我在旁边看她被强姦。
    我差点就要射精了,不过还好我忍住了,我们一边看A片,一边看莎莉用黑色的按摩棒自慰,等待十点的到来(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分),我想知道除了可以得赏所愿干到妈妈外,还可以有什么惊喜。我一直保持勃起,而我妈妈躺在床上,不断地高潮,直到我身后传来一些声音。
    我正想回头看看什么事情,但是立刻有几只黑色的大手抓住了我。我望向我妈妈,她正躺在床上,双腿张开,人工阴茎正插在阴道里,而且她还在高潮中,这时候她是无法停下来的。
    我看着她,听到她大叫:「我的天哪!那辆货车上的人!」
    我坐在地上,看到抓住我的是四个巨大的黑人,我这时候才知道莎莉没有甩掉他们,他们一直跟蹤莎莉到了家里。
    这时候又有五个大块头黑人走了进来,看着莎莉结束她的高潮。
    我想要挣脱,但是没有用,他们实在太强壮了,我觉得无助。我看着我那和小女孩一样娇小的妈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。
    莎莉看着我,她的高潮已经结束了,但是按摩棒还插在她阴道里。看她的样子,她也了解那些黑人要做些什么。
    其中一个黑人,我后来知道他就是那个司机,他告诉我们,他们九个人在房外的走廊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,早就知道我们母子所做的事情,他们最后决定进来,完成我们母子的心愿。他还说:「现在快十点了,你的妈妈不用担心精液不够。」
    我的妈妈想用床单遮住身体,但是他们扯开了床单,并且握住她的腿,仔细地看她还插着按摩棒的阴道。
    那个司机,他叫做Jim,他伸手握住了那根假阳具,开始在莎莉的阴道中抽送。他一边用那假阳具干莎莉,一边说道:「妳这个花癡,妳喜欢黑色的东西插妳的烂穴对不对?」
    莎莉看着我,知道再抵抗也是无益,于是她说道:「是,我喜欢。」
    Jim的大手放在莎莉的整个阴部上,手上握着按摩捧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进出,我看着莎莉开始痉孪,我知道她又高潮了。
    这个时候,他们用我的领带绑住我,把我扔在床边的地板上,我动弹不得,但是可以看到他们要如何对待我的妈妈。
    Jim道:「这个位置可以让你看到所有的精彩好戏。」
    当Jim用按摩棒干莎莉时,其他的八个黑人开始脱衣服,他们脱下裤子后,我发誓,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、这么黑的宾周。
    我的妈妈看着那八根已经勃起的阴茎走向她,其中没有一根短于9吋,甚至连他们那么大的手掌,也不能完全握住他们的大宾周。
    他们爬上了床,开始抚摸莎莉那娇小的身体,还把他们的大肉棒抵在莎莉的脸、乳房和嘴上。莎莉和这八个男人相比,简直是个玩具。
    那八个男人忙碌地玩着我的妈妈,他们不停地吻她、吸她的乳房,还把他们的大宾周在莎莉的脸和身体上抹来抹去的。这个时候Jim才开始脱衣服,当他露出他的大宾周时,他的宾周早就因为刚才用人工阴茎玩我妈妈、和看他那八个朋友玩弄我妈妈的刺激而硬了起来。
    他的宾周真是大得可怕,起码有14吋长,而且粗得不知该如何形容,简直就是巨人的阴茎。我看了真是自卑得要命,我甚至连看都没有勇气,但是却又让我异常地兴奋,因为我知道过不了多久,这巨大的东西将会插进我妈妈娇小的体内。
    我望向我妈妈,看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Jim的大宾周。
    Jim走近莎莉,让她能再看清楚他的家伙,同时说道:「我想你们不用再担心精液不足了,不是吗?」
    我看到莎莉全身又开始颤抖,我知道她又再一次高潮了,真没想到,她只不过看着这根大阳具就能得到高潮。毫无疑问地,她也知道她马上会嚐到这根大肉棒插进体内的滋味,也更了解这个黑人将马上成为她孩子的父亲。
    看着她高潮的样子,我似乎可以感觉到莎莉其实是想被这九个黑人玩弄的,而且她也愿意让这九个男人使她受精。
    我的宾周越来越硬,由于我被绑着,所以我的宾周无从掩饰地朝着天花板勃起。Jim看着我勃起的宾周,转过头对莎莉说:「莎莉,妳看妳儿子的宾周,他知道我们要对妳做什么,而且这让他很兴奋。」
    莎莉看着我的宾周,她知道那些男人如果当着我的面轮姦她、让她怀孕,会让我兴奋。
    接着Jim对我说:「你要我们干你这个淫蕩的妈妈对不对?」
    我无法掩饰我的想法,我所能做的,就是看着莎莉的双眼,回答:「是!我要你们好好轮姦她!」我一直凝视着莎莉的眼睛。
    Jim又问我:「是不是确定要让我们使莎莉怀孕?」
    再一次地,我深情地看着莎莉的双眼,坚定地说道:「是的,我要你们用你们的黑色大宾周插进她的身体里,当着我的面,用你们的精液让她怀孕。」
    莎莉听到我这么说,不发出声音,只用她的嘴型说着「我爱你,谢谢你。」她才刚说完,一根黑色的大宾周就塞进她的口中。
    Jim的宾周已经完全勃起了,看起来就像他的下体装了一根棒球棒一样,他已经準备好把他的大宾周插进莎莉的阴道里了;而看莎莉的神情,她似乎也準备好让Jim插她了。
    Jim看着墙上的钟,说道:「十点了,是办事的时候了。」
    当Jim突然把人工阴茎从莎莉的阴道中拔出来时,我听到不小的水声,也看到淫水从莎莉的阴道中流了出来。Jim接住那些淫水,将它抹在莎莉的整个阴道上。
    那个把阴茎插进莎莉嘴里的家伙开始发出呻吟,我知道他将把他的精液射进莎莉的口中,莎莉一直尽力吸着口中的阴茎,似乎是想把那根阴茎中的所有精液都吸出来。当莎莉口中的阴茎再也吸不出精液后,我听到她发出呻吟,我想不到她居然连嚐到精液都会高潮!!
    当其他的人看到这个情形,一个家伙立刻射了一大股精液到莎莉的脸上,他根本还没有试过插入莎莉体内的感觉,就已经不行了,可想而知莎莉当时有多么淫蕩!
    那个放进莎莉口中的阴茎退了出来,莎莉抹着脸上的精液,直到她的手上都是精液,然后伸手握住Jim的大宾周,把手上的精液都抹在他的宾周上,让Jim知道她现在十分需要他的大家伙。
    莎莉一边握住Jim的大宾周,同时一直不停地看着我,她把手上阴茎的龟头抵在自己的阴道上,不停地上下磨擦着她的阴道。
    我不知道莎莉怎么能被这么大的阴茎干,因为她的手显然还握不到那根阴茎的四分之一。
    莎莉一直凝视着我,我看着那根大宾周往前顶,莎莉的阴唇张开,龟头慢慢地插了进去。莎莉还是一直望着我,而且对我微笑。
    我看着她的阴道越张越开,阴茎越插越深,直到她的阴唇变得几乎和纸一样薄时,我才看到Jim的龟头消失在莎莉的阴道中。
    莎莉立刻达到一个强烈的高潮,就在另一根黑色阴茎插进她嘴里之前,我听到她告诉Jim不要担心这么大的宾周会伤害她,她要Jim完全插入,让她好好感觉他的大宾周;然后她又大声地对Jim说,她好想试试Jim射精在体内的感觉。
    这句话的音量足以让房里的每个人都听得到,莎莉又看着我,对我说她要我看着她和黑人性交,让她怀孕。
    Jim听到她这么说,他转过头来,要我靠近一点看,看清楚他是如何把他的大阳具插进我娇小妈妈的体内,看他的精液射进我妈妈的体内,让她怀孕。
    Jim把他的大宾周一直往莎莉的阴道抽插,直到莎莉痛苦地张嘴大叫,可是她的嘴一张开,另一根黑色的粗大阴茎就插进了他的口中,而且开始快速在莎莉口中抽送。莎莉的口中虽然含着宾周,但是还是可以听到她痛苦的尖叫声。
    当莎莉尖叫时,Jim会把他的阴茎拔出来大约两吋,然后再狠狠地插入,插得更深,直到莎莉再度尖叫为止。
    看着一班黑人强姦我妈妈,让我兴奋得要命,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。
    Jim持续地把阴茎拔出一些,再用力插入,直到他的阴囊碰到莎莉的屁股为止。而这个时候,把宾周插进莎莉嘴里的家伙也开始射精,精液不但射进莎莉嘴里,还射到她的脸和头髮上,甚至连乳房上也有。
    她满脸精液看着我,全身不停颤抖,进入了彷彿是无止境的高潮。
    高潮稍歇,莎莉要我仔细看那根巨大的宾周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的样子,因为她要我确定看到那根黑色大宾周全插进她体内的样子。
    她告诉我,Jim干她的时候是如何的舒服。我要先去习惯黑人和她性交的样子,因为从现在开始,在场的所有黑人都会开始轮姦她。
    Jim干她的速度越来越快,也越来越用力,他几乎是把他的阴茎全部都拉出来,再狠狠地一次插到底。每一次他把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妈妈只有儿童般大小的胴体中时,我看到莎莉的肚子随着插入的深度而凸起,我知道Jim的龟头一定已经插到莎莉胃部的位置,把她的胃往上挤。
    莎莉紧紧地抱着那个干她的男人,深深地吻他,把舌头探入Jim的口中。我听到她要求Jim射精在她的体内,她告诉Jim,她的子宫需要精液的灌溉,她知道如果Jim射精在她的体内会发生什么事,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怀一个黑人小孩。
    而我被领带绑在一旁,动也不能动,所有的人都看到我的龟头指着天花板。我的耳中听着我最爱的妈妈哀求一个大个子黑人干她、让她怀孕,另外八个黑人轮流干她的嘴,把他们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,等着上我妈妈。
    接着,干莎莉嘴的那个男人全身开始抽搐,很明显地,他快要射精了,莎莉也开始疯狂地吸吮,另外两个男人把他们的龟头抵在莎莉如同儿童般的脸上打飞机。那个把宾周插在莎莉口中的男人,把下腹往前一顶,将他12吋左右长的阴茎一次全插进莎莉口中,一直插进她的喉咙里,然后开始不停地呻吟,莎莉也到达了高潮,含着阴茎发出呻吟。
    我知道他已经射精了,射进莎莉的食道中,一直流进她的胃里。
    我兴奋地大叫,要莎莉把精液全吃进去,要她只要看到男人的精液,就把它们全吞进肚子里。我还一直告诉她,我是多么喜欢看到她的口中装满黑人们的精液。
    当那个男人射精结束,他才从莎莉口中抽出他的阴茎,他的龟头才拔出来,立刻有一滴精液滴在莎莉的脸上,莎莉立刻伸手抓住那根阳具。此时,另外两个打飞机的男人也射精了,射得莎莉满脸都是精液,莎莉把手上的阴茎往脸上抹,当手上的阴茎都沾满精液后,莎莉再将那根肉棒放入口中,接着把阴茎上沾的精液吸乾净。
    她把阴茎上沾的精液都吸入口中后,取出阳具,同时向我比了个手势,要我看她的口内,她一张开嘴,我看到她的嘴里满满的都是精液。莎莉把口中的精液嚥下去后对我说,她很喜欢口中有不同男人精液的感觉,她所望所有的男人都能同时射精在她嘴里。
    我告诉她,我也很想看到这个情形,不管他们对她做什么,我都乐意看到。
    这个时候,Jim干莎莉干得越来越兇猛了,我和莎莉都知道,他就快要射精了。也就是说,莎莉马上就要怀孕了!
    其实莎莉的高潮已经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以上,高潮从Jim的龟头一接触到她的阴唇就开始了。其他的男人一直在讥笑她,因为莎莉一直在求Jim射精在她体内。
    莎莉的一边看着我,一边告诉Jim,如果他射精在她体内的话,她愿意为Jim做任何事,要她在任何地方、任何时间和任何人性交都行!她告诉Jim,她要做他的奴隶,绝对遵守他的命令,为他做妓女也可以!不管他要怎么玩她,她都绝对不会反抗!
    听到这些话,我吓了一大跳,我虽然不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妈妈的口中,但是我却兴奋得要命!
    Jim回答莎莉,他会干她的肛门,还要在公共场所干她,让路人们看着她被干;他还要把莎莉交给他的一些黑人朋友,让他们任意玩弄她;还要带她去参加黑人的聚会,安排一大群男人现场和她表演性交。
    Jim问莎莉,听清楚他所说的话了吗?
    莎莉在Jim对她说话时一直望着我,她回答Jim她完全了解Jim的意思,她也会完全服从Jim,只要Jim射精在她的子宫里。
    Jim还是一边狠狠地干着莎莉,一边转过头来问我,懂不懂他们刚才说的是什么?我是不是也同意他们的约定?Jim还说,我必需要保证莎莉会按照约定去做,如果莎莉不做的话,我一定要协助强迫莎莉完遵照协定。
    这个时候,莎莉注视着我,告诉我,如果我真的爱她,也重视她的性生活的话,我就该毫不犹豫地同意Jim的要求。她说她真的很想成为黑人的奴隶,但是她有时候可能会抗拒,她要我帮她成为一个黑人的性奴隶。
    所有的人都看着我,等待我的回答,我看着Jim巨大的宾周在莎莉小小的阴道中快速抽送,我阻止不了心中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袭来。
   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景像:一大群的黑人围着我那娇美的妈妈,他们抓住我那只有儿童般个头的妈妈,像干条母狗般地轮姦她,我达到了一个强烈的、几近痛苦的高潮,我的精液向空中激射而出。因为我被绑着,我的高潮无所隐藏,我持续不停地射精,我从来不知道我一次可以射出这么大的量,精液射上了床,射到了Jim和莎莉身上,房内的人捧腹大笑。
    莎莉笑着对我说:「我想,我知道你的答案了。Jim,我的儿子回答得很清楚,他要我做你的奴隶,他完全了解会发生什么事情,特别是今晚,如果你射精进来,他知道我将会怀一个黑人宝宝!」
    Jim下腹往前一顶,把他的大宾周一次插进莎莉的小穴里,接着开始抽搐。莎莉深情地看着我,对着我微笑,我却觉得那个神情带着轻蔑。当Jim开始射精时,她还是一直微笑看着我,不过她开始对我说,她可以感觉到Jim射精在她子宫里,他的精液好烫、好舒服,而且她几乎也可以感觉到她受精了。
    她的高潮一直没有中断,她呻吟地告诉我,她希望日夜不停地有精液注入她的子宫,接着她要我仔细看她的阴道。
    我看到Jim的宾周上沾满了精液,还不停地在莎莉的小穴内抽送。
    莎莉再一次用那带着轻蔑的神情看着我,对我微笑,用每个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:「你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?他正在让我受精,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怀孕了,你正看着你的妈妈让一个黑人受孕。将来孩子出生,每个人都知道你的妈妈和黑人打炮,你喜欢这样吗?等一下Jim干完我后,还有其他的黑人等着干你已经有身孕的妈妈,你喜欢看到这个情景吗?」
    莎莉一直不停地和我说话,也不停地用话来羞辱我,像是她说和黑人性交很爽、我的宾周从来没有让她这么舒服过、她宁愿让黑人使她怀孕也不愿让我插,她愿意让黑人每天干她。
    「你喜欢我每天被黑人搞吗?看黑人姦淫我会让你感到兴奋吗?」她接着问我。
    我兴奋得说不出话,也自然给不了她答案,我又再一次地射精,喷到了她和Jim身上。
    莎莉看到我射精,她告诉我,我射精表示我爱她,而如果我要更爱她的话,那么以后就要强迫她成为这些黑人的性奴隶,让她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别的男人轮姦,看她和上百个陌生男人性交。但是最重要的,就是让她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安排黑人使她怀孕。
    Jim抽送的速度慢了下来,而开始将他的阴茎由莎莉的阴道中退出来,在他拔出阴茎的时候,我的妈妈求他不要拔出来,要Jim继续搞她。但是Jim说其他人还等着干她,他们还有更多的精液。
    当Jim把他的阴茎由莎莉的阴道中抽出来时,他的精液也从莎莉的阴道中涌出来,我发现莎莉的阴道还没有閤起来,我可以直接看到她的体内,我看到莎莉的阴道里还满满的都是精液,这让我又兴奋起来。这么大的宾周把她的阴道撑开到了极限,我妈妈原来像孩子般紧紧的阴道从此可能不会再那么紧了,她的阴道张开,等着其他八个等待着的黑人使用。
    接下来,一个黑人爬到莎莉张开的双腿之间,然后把他的阴茎插入莎莉早已满是精液的阴道里,开始接手干莎莉。Jim则到莎莉的面前,把他已经软化了的宾周在莎莉儘是精液的脸上抹来抹去,莎莉很快地张开嘴,Jim就把他的宾周放了进去,莎莉开始吸吮,还把Jim的宾周从头到尾舔了一遍,双手握住Jim的肉棒不停地上下搓弄。还一边告诉Jim,他的精液是多么的好吃,一边被别人干、一边吸他的宾周是多么的爽,特别是我被绑在一边看着她。
    Jim又开始硬了,不止是他,我们其他每一个人都一样。
    Jim告诉莎莉,他会以对待一个妓女的方式对待她,他将会找几千个黑人来姦淫她。接着他告诉莎莉,他要射精在她的口中和脸上,他说他这次射精之后,他要莎莉再把他的宾周用嘴弄硬,然后他去干她的肛门,等他干过她的肛门后,其他的人才会跟着搞她的后门。
    莎莉的肛门还没有开发过,不过很明显地,她很愿意让他们先来试试她的肛门。
    我看到我的妈妈愿意把她第一次肛交交给这些男人,更是让我兴奋,我也知道从今夜开始,她的肛门将会一再地让粗大的黑宾周插进去。
    我无意识地发出呻吟:「对……干她!把她肛门的处女夺走!」
    其中一个家伙听到我说的话,笑着问我:「莎莉的肛门是不是真的没有让人搞过?」
    我回答:「没错,她的肛门从没被插过,但是我可不想这样,我要你们在的面前,粗暴地夺走她肛门的处女,我要你们当着我的面,用你们的大宾周夺走她肛门的处女,快!快把你们的大宾周全部插进她肛门里,快!把你们的精液射进她的肛门里!」
    我已经兴奋得语无伦次了。
    我要莎莉知道我要他们干她的肛门,我要她的嘴里、阴道里、肛门里都塞进黑色的大宾周。
    她阴道里淌出来的精液早已流到她的肛门上,那个刚才问我话的黑人一边对我笑,一边把他的龟头抵在莎莉的肛门上。
    我可以听见莎莉口中含着Jim的阴茎开始发出呻吟,而那个黑人也开始把他的龟头往莎莉的肛门里塞,当他的龟头消失在莎莉的肛门里时,莎莉达到了另一波强烈的高潮。现在她身上所有能插的肉洞,都已经插着一根黑色的大宾周。
    她的高潮也给所有干她的人带来连锁反应,那个干她阴道的家伙开始射精在她体内,另外两个在她脸旁打飞机的也同时射精,精液喷上莎莉的脸和头髮,Jim还是狠狠地干着她的嘴。莎莉抓住那两个刚射精在她脸上的肉棒,不停地上下搓弄,确定阴茎不再有任何没射完的精液,已经全部射在她脸上了。
    接着我发现莎莉为什么对Jim的精液那么需求的原因,因为Jim开始射精在莎莉的嘴里,Jim把他的宾周拉出来,对着莎莉张开的嘴射精。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Jim射精时并不像一般的男人,他的精液很多,而且持续喷出,就像是他把精液「尿」在莎莉嘴里。
    Jim的精液注满莎莉的口中后,再把精液「尿」在莎莉的脸上,再顺着莎莉的脖子,一直「尿」到莎莉的乳房上。
    我听到莎莉说道:「你的精液好热,我好喜欢你那热热的精液,我每天都想要被你们摧残。」
    我知道她话中的意思,我又再一次控制不住,当我看到Jim由莎莉的乳房顺着她的脖子,将精液「尿」回她的脸上时,我再一次将精液射向空中。
    我已经彻底精疲力尽了,接下来的三个小时,我看着那九个黑人一次又一次姦淫我美丽性感的妈妈。他们干莎莉的阴道、肛门、嘴,甚至还要莎莉乳交,只要能在我妈妈娇小身体上得到发洩的地方,他们都不放过。
    当另外八个黑人都搞过莎莉的肛门,并且把精液射进她的直肠里后,我看见Jim才提起他的大宾周,打算插莎莉的肛门。
    他的宾周那么人,我怕他会伤了莎莉,但是莎莉却没有反抗,而我也阻止不了Jim,事实上,我也阻止不了任何人想怎么玩莎莉。Jim还是把他的大宾周干进莎莉的肛门里,只是没插多久,Jim大声地发出呻吟,我知道,他又要射进一大股精液进莎莉的肛门中了。
    这个时候,他们好像玩够了我妈妈,有的人坐下来抽烟,有的人把他们的阴茎放在莎莉的脸和乳房上磨擦。
    我心里只希望,他们休息一会儿后,能再度勃起。
    他们和莎莉说话,说他们会常常来干她,而且他们会把她当成妓女一样,把她扔给他们的朋友玩。
   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,我真不敢相信,这真是我心底的渴望。
    当Jim说时间太晚了,他们要走的时候,我真是失望透了。不过Jim看出我失望的样子,他答应我在他们离开之前,再让我看一次表演。
    Jim爬到莎莉的双腿之间,再一次把他的大宾周全插进莎莉的阴道里,他说他要再次确定莎莉子宫里的精液够多了。
    我听了禁不住大笑,因为当他把他的大宾周插进莎莉阴道的时候,莎莉阴道里的精液几乎是用喷的流出来。莎莉现在体内的精液,起码足够让一百个女人怀孕。
    当Jim今夜最后一次干莎莉的时候,其余八个黑人围在莎莉的面前打飞机,他们还一边用最下流的话来评论莎莉,完全把她当成一个下贱的蕩妇。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任何一个女人被人家说得这么难听。
    但是这些话却让莎莉兴奋,也让Jim兴奋,Jim没多久就发出低吼,射精在莎莉体内。也几乎是同时,那围着莎莉打飞机的男人们也开始射精,他们的精液洒在莎莉的脸、头髮、耳孔、眼睛、乳房,莎莉张开嘴,男人们找到了射精的目标,于是由四面八面男人们射出来的精液,都喷进了她的口中。
    这个情形真是好看,莎莉的胴体因为精液而全身发出光泽,她的口中有好几股精液不停地注入。
    当所有的男人都射完精,莎莉支起她的上半身,让我看她嘴里的精液,然后对我眨眨眼,将那满嘴的精液吞了进去。
    那九个黑人穿好衣服,把我解开,并且告诉我,我最好现在上床做他们刚对莎莉做过的事。Jim说,既然我已经开始喜欢看我的妈妈被轮姦,下次他们来姦淫莎莉的时候就不用绑住我了。
    我告诉他不用担心,我们已经达成了协定,我保证我一定会要我的妈妈遵守约定。我告诉他们,将来如果莎莉不遵守约定,我一定会帮他们强迫莎莉做他们要她做的事,而如果我不帮他们,或是我阻止他们享用我妈妈,他们可以儘管把我绑起来,再当着我的面任意姦淫莎莉。
    我告诉他们,我真的很喜欢看他们今夜轮姦莎莉的样子,而且莎莉看起来也很喜欢他们这样搞她。
    我用足以让莎莉听得一清二楚的音量,要求这些男人常常来和莎莉性交,也欢迎他们下次来的时候带他们的朋友一起来,越多越好。
    接着他们鱼贯地走出房间,Jim最后一个出门,他出门的时候回过头来,向莎莉眨了眨眼,说道:「妳说得果然没错。」
    当他们离开我家的之后,我立刻爬上床,莎莉立刻用她满是精液的胴体抱住我。她虽然才刚刚性交过这么多次,而且身体内至少注入了4、50股男人的精液,但是她现在的情形显然还想要更多,她今夜到现在还不满足,如果世界上有绝对饑渴的女人,那一定是我的妈妈,至少今夜是她。
    莎莉把我的手拉到她的小腹,要我摸摸她的阴道,然后她深深地吻我,我嚐到她的口中还有精液的味道。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里,我发现里面全是精液。
    她顽皮地问我,喜不喜欢摸到她身体里面有其他男人精液的感觉?又问我喜不喜欢她口中男人精液的味道?
    我没有回答,她早就知道我的答案,所以她就接着说她是多么喜欢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干,尤其我还在一旁看着他们玩她。她喜欢大宾周插进阴道里的感觉,今夜被那么大的宾周搞过之后,她对一般大小的阴茎再也不会感到满足,就连我的阳具也一样!
    我的宾周只有一般男人的大小,很明显地,从今晚开始,我的宾周再也没办法满足她了,如果我真的爱她,要满足她的性需求,我将来一定得常常安排一些有大宾周的黑人来轮姦她。
    她还一直说,除了让一群大宾周的黑人轮姦她之外,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满足她,她喜欢子宫里装满精液的感觉,也知道我喜欢看她被轮姦,或许她被轮姦的时候,我比她还快乐。
    莎莉还一直说一些故意羞辱我的话,她说他们任何一个人干她,比我干她还要舒服。她还说,他们干她干得这么舒服,所以她宁愿被他们轮姦成孕,也不会被我干,乱伦可是我自己的性幻想吧了。
    她最后说,以我的宾周大小,唯一可能可以满足她的方式,就是在一大群男人干完她之后我再搞她,或许还有机会。
    忽然我的好奇心发作,我问莎莉,Jim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
    莎莉沈默了一会儿,然后自言自语地低声道:「我就知道那个混蛋守不住秘密。」
    我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    她又再度沈默。
    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道:「我知道你迟早会发现的,我会告诉你事实,但是在我告诉你真相之前,你要保证你不生气。有些事情不是我的错,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。」
    我告诉莎莉马上告诉我事实,否则我就要生气了。
    莎莉开始告诉我整个故事,这件事早就发生了,而我一点也不知道。不过她一说,我才发现妈妈在这三个月的生活果然有些异样。
    她说她今天在电话里告诉我货车的事件是真的,但是这件事是发生在三个月前,她说她一想起这件事,还会感到兴奋。她说,她告诉我的故事都是真的,只是那天她没有逃出那条巷子,他们抓住了她,并且把她拖出车外,莎莉拼命地挣扎,但是他们把她?起来扔进货车的后车厢,车厢里还有另外四个黑人,都不是今天来我家的黑人。莎莉在后车厢被他们五个黑人一直重覆强姦,他们一共轮姦了她四个多小时。莎莉说她已经尽全力抵抗与尖叫,但是还是阻止不了他们。
    我问莎莉,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被强姦了,或者为什么不去报警。
    她说她曾经有这么想过,但是当她被第一个黑人强姦过后,她爱上了这种感觉,所以他们干她时,她也有了反应,她知道她一有反应,这些黑人会发现她喜欢性交。她虽然有抗拒,但是她的反应实在让这场性交称不上是强姦,而且他们还拿出摄影机拍下他们性交的画面,画面里也一定拍下了她那幅沈醉的表情。特别是Jim,他不但干她,还射精在她体内。
    她说之后两个星期,她还被Jim和他的朋友轮姦了她四次,每一次她被强姦之后,她就更喜欢被强姦的感觉。Jim每一次都会找不同的黑人来轮姦她,而且人数一次比一次多,莎莉也越来越沈迷在被黑人轮姦的快感里。
    妈妈第四次被强暴的时候,强暴她的黑人多达十七人。她在被强暴之后,才向Jim承认她喜欢被黑人轮暴,她希望常常被人轮暴,更喜欢Jim他那超大的宾周。
    莎莉曾经邀Jim单独和她出去,想试试只和Jim性交的感觉,但是Jim拒绝了,Jim说他只肯在别人干过她,而且射精在她体内之后才想插她,除非她的儿子在旁边看,他才会第一个干她。
    莎莉说,今晚也才是第一次由Jim第一个开始干她。
    莎莉继续述说这三个月她被Jim和其他黑人玩弄的事情。
    莎莉说有一次Jim要她打扮得和小学女童一样,她打扮好,Jim说她看起来只有十三岁。那天深夜,Jim要她走进一条暗巷,Jim知道巷子里有些什么人,一个单身小女孩三更半夜走进这条巷子会发生什么事。
    莎莉说她才走到一半,她就被两个巨大的黑人拖进一个仓库里,她在仓库里被十八个黑人不停地重覆轮暴。其中两个还只是孩子,一个十岁,另一个只有九岁。
    莎莉说她真的很喜欢被陌生人玩弄,她特别喜欢那两个小孩子和她性交,在和那两个儿童性交的时候,她知道她是他们的第一个女人,这让她更加兴奋。
    那些男人轮姦过她后,Jim带莎莉去一家汽车宾馆,和她一直性交了三个小时。在Jim和她性交的时候,莎莉告诉Jim,她很喜欢和小男孩性交。
    两天之后,Jim安排了一大群非常小的小男孩来轮姦莎莉,最小的男孩只有七岁,最大的也不过九岁,一共有十一个黑人小孩子,莎莉鼓励那群小男孩尽情地玩弄她。在他们每个人起码都在莎莉体内射精超过四次后,Jim再用他的大宾周,当着这些小孩的面干她。
    莎莉告诉我,从那次之后,我去上班的时候,有几个小男孩常常带他的小朋友来我们家,莎莉让他们任意玩她身上任何一个肉洞。在性交之后,她告诉每一个男孩,随时欢迎他们带朋友来干她。
    莎莉说,一连有两个星期,几乎每天都有一大群不同的小朋友来我家干她,这附近所有的黑人儿童都和她性交过,也知道插进她阴道、肛门和小嘴各是什么感觉,也就是说,他们都试过莎莉这三个肉洞了。
    然后莎莉还告诉我,Jim带她去过几个酒吧,她也要我带她去,那些酒吧里都是黑人,如果有女人想去被黑人干,就独自一人或是找人陪她去。她们的男人会看着他们的女人被黑人搭讪,然后和那些黑人打上一炮。进入那些酒吧的女人,可以被酒吧里的任何人姦淫,当然,所有的人也可以自由地看她们性交的样子。
    莎莉说,她很喜欢那种地方,因为她喜欢当着许多人的面前被一大群黑人轮姦,她也喜欢在酒吧里和其他跟她一样淫蕩的女人聊天。
    她说那些黑人总是先上前请她跳舞,跳到兴奋时再把她的衣服撕光,让她一丝不挂地在舞池跳舞,有时他们在舞池中央当着所有客人的面,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抽送,有时他们直接在舞池中央干她。
    莎莉说她在酒吧里也和别的白人性交过,但是也只有一次。那一天她才刚被七个黑人轮姦完,其中有两个还是酒保,当时现场有一些白人女人的老公看他们的妻子被人轮姦,看得慾火焚身,但是他们又无法找他们的老婆解决性慾,因为她们正被黑人们轮姦中,而他们又好想干一干里面装满精液的阴道,正好他们看到莎莉刚被轮姦过的阴道正缓缓渗出精液,于是他们来找莎莉,想来和她性交。但是莎莉拒绝了,因为她唯一肯性交的白人只有我,但是Jim要她让他们干,所以她也只有答应。
    她说那五个白人男子一边看他们的女人被人姦淫、一边姦淫她,射精在她体内。那些女人也看着她们的男人把肉棒插进莎莉的阴道、肛门和嘴里。
    莎莉兴奋得要命,她猛烈地吸着口中的阴茎,直到那个男人射精在她口中,她吞下一半的精液,接着将另一半的精液喷在身边另一个女人的阴道上。
    莎莉说,自从她这么做之后,Jim和其他的黑人有时在干她的时候,会命令她去舔别的女人刚被干过的阴道,把她们阴道内的精液吸出来,全部吃进去;许多女人也会来舔莎莉的阴道,吃她体内的精液。
    她说由于她娇小的身驱和稚嫩的面孔,使她在酒吧里很快地出了名,许多酒吧的人都认识她。Jim一共带她去过三间这种酒吧,共去过八次。
    一些去酒吧的女人告诉莎莉,那些黑人们还会不时办一些狂欢派对,那些派对更是刺激,如果莎莉想更下贱、更彻底的被黑人玩弄的话,不妨去参加这种聚会。
    莎莉很想去参加,于是她告诉那些黑人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派对,很想找一天去玩玩。于是一大群的黑人一边干她,一边请她去参加他们的派对。而莎莉则是告诉他们,她很荣幸去参加他们的聚会,会让他们好好玩个够。
    莎莉要我把宾周插进她阴道,她说,因为她觉得我一边干她,一边听她说她的遭遇,会让她很兴奋。尤其她想让我试试,插一个里面满是精液的阴道有多舒服。
    我爬到了莎莉的两腿之间,开始干她。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个阴道居然会这么热、这么湿,我一边干她一边告诉她,她的阴道干起来真是舒服极了,我希望每天都能这么干她。
    我几乎是立刻射精,但是我的阴茎还是硬得要命,所以我也没拔出来,继续干着莎莉。
    莎莉告诉我,今晚的事情她已经策划了两个星期,因为在两个星期前她发现她怀孕了,而让她受精的人不知道是哪个黑人。她说如果我看到她被黑人强暴,那她就可以推说怀孕是因为遭到了强暴。
    她还向我解释,她在第二次被强暴时就停止避孕了,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心里只是有一股冲想要在毫无安全準备之下的,才是美妙的强姦。
    她说她两个星期前不和我作爱,并不是因为要调整体质,那是因为她每天阴道里都装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,如果我一碰她,那我立刻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她还不想告诉我这件事,一直要等到她确定我喜欢看她和黑人性交为止。
    她要我看着她的眼睛:「你真的喜欢看我被黑人玩弄,而且被他们搞大肚子吗?」
    我的答案是把我的宾周深深插进她的阴道,把剩下的精液全射进她子宫里,和那些黑人的精液混在一起。
    我要她答应我,以后永远要让黑人轮暴她;我告诉她,如果她真的像她所说的这么爱我的话,那么她就应该常常让黑人轮暴她,而且永远也不要感到羞耻、不安,总而言之,她被黑人强暴是天经地义的。我还对她说,我很喜欢黑人让她怀孕,她在和他们性交的时候,应该鼓励他们在子宫内射精让她怀孕,而且我知道她怀了黑人宝宝后,干起来会更兴奋。
    我还对她说,我希望Jim和他的朋友们还在这里,因为我想看他们来干莎莉已经有身孕的身体。
    莎莉也说,她希望现在有一大群黑人排队等着干她,或着我可以带她去某一间Jim带她去过的酒吧,当着大家的面看她被黑人轮姦。
    不管是她的第一个还是第二个愿望,我听起来着觉得相当刺激,我好想看到成千上万的黑色阴茎,插进我那娇小又有身孕的妈妈体内。
    我告诉她,我很乐意带她去酒吧,如果她知道哪里还有黑人们办的派对,我也可以带她去。
    莎莉说,今天晚上有两个派对邀请她去,她知道在什么地方。
    我对她说,她要我带她去什么酒吧或是派对都行,但是要答应我的条件。
    莎莉说,她会答应我的所有要求。
    我觉得我多年的梦想开始实现了,我看着我娇小可爱的亲妈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精液从她的阴道和肛门里不断渗出,她的脸上和乳房上都是精液乾涸了的痕迹。这决定看看今晚能够玩到什么程度,我相信今晚之后,我的妈妈将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蕩妇。
    于是我告诉她我的要求:「我可以带妳去任何妳想去的地方,一直到我说够了为止,即使妳已经不能再承受任何男人的姦淫,但是我没有要妳停下来,妳就得继续让人姦淫;妳不能把身上的精液弄乾净,而且要无时无核都要穿得像个妓女一样,妳不可以戴胸罩,也不可以穿内裤,妳的衣服上不能有扣子和拉鍊,好让别人可以很容易地把妳脱光;不管妳在什么地方,或是有什么人在看,妳一定要按照任何一个干妳的黑人的要求,做出他们要妳做的性表演,妳要随时让我看清楚妳性交的样子和姿势;妳还要在他们干妳之前,让他们知道妳已经有了身孕,而且妳怀的是黑人的小孩;妳也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是妳的儿子,我喜欢看妳被黑人姦淫,更喜欢由黑人让妳怀孕;妳要让他们知道,我希望他们尽情玩弄妳,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方干妳;妳还要让他们知道,他们可以在我去上班的时候,到我家来找妳淫慾,而且不止他们可以来,他们还可以带同他们的朋友一起来;当我们去过一个地方,要去另一个地方时,妳还可以找几个黑人上我们的车,让他们在车上继续干妳,一直干妳干到我到达目的地;最后,当我们回家之后,不管我们今夜做了什么,这个週末妳要做我的性奴隶。」
    我告诉莎莉,这个世界上我只爱妈妈一个,如果她也这么爱我的话,就照我的话去做。
    我最后还补充一点,我喜欢她怀黑人宝宝,我希望她这一胎不是最后一胎。
    当我告诉莎莉我的要求时,莎莉一边自慰、一边听我说话,她的高潮一直不断,她说她会一直听从我的话,让黑人们尽情玩弄她。
    我要她马上去穿衣服,因为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她被黑人姦淫。[/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li.com 激情综合站:色图人体艺术_香港色情电影_亚洲色图 亚洲色图_在线黄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